手机用户,请点我咨询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家
广州兄弟搬屋

广州兄弟搬家公司

广州兄弟搬屋公司提供广州天河海珠越秀荔湾黄埔白云花都增城从化萝岗番禺南沙区等搬家搬厂服务,预约热线:

« E2010年7月23日搬家好不好呢 ,广州兄弟搬家!0要拆迁了,几号搬家好,广州小型搬家! »

J这是北京的一条胡同,广州珠江搬家!



  住着几个好朋友

  他们的故事,有悲欢离合,有苦有乐。

  穆尔察 雅琪。 开一个文玩商店。前清时候的贝勒后人

  吕奎 东北人,饭店老板。

  刘佳。 买电脑的老板

  王博。 摄影师 弄了一个早点摊位

  小静。 淘宝店主。雅琪的亲姐姐。贝勒家的格格。

  菁菁。 职员。

  白周。 菁菁的爷们儿。

  肖肖 贵州人。 专门卖贵州食品。有一个食品店。

  清晨。胡同里

  自行车的铃铛声,叫卖的声音。混杂一片。

  天空上响着鸽子哨的美妙旋律。

  “雅琪。起床了”

  “再睡会”小静叫雅琪起床。准备去店里上班了。

  “一个老板经常不起床。伙计你就那么信任啊”

  “这就起。真啰嗦”

  雅琪穿好了衣服,洗漱了。吃了早点。奔了店里。

  “呦!雅琪。嘛去啊”

  “奔嚼过去”

  “干嘛说的那么惨啊”

  说话的是刘佳,手里拿着一卷子手纸,准备去胡同口的厕所等位子去。

  “那怎么着,可不得奔吗”

  “你有的是玩意。卖啊”

  “得了吧你,拉你的去吧”

  雅琪的店面不大,但是很暖和。正是冬天。后海这边也冷点。屋子里生火。阳光也舒服。索性雅琪就在外面晒太阳。听着京韵大鼓,玩着核桃。眯着眼睛。

  “晒太阳嗯。兄弟”

  “呦。周哥。嘛去啊”

  “给你姐姐买点鲫鱼去,补身子。”

  “几个月了。没动静啊”

  “六个月了”

  “嘿。娘胎里暖和啊”

  “得了晚上聊,先走了”

  “慢着啊。给姐姐带好”

  眼看就晌午了。该吃饭了。一抬头,雅琪看见了吕奎那准备火锅呢。

  “吕奎。忙着呢”

  “是啊。今天有吃的吗。没有就过来吧。吃点火锅。多暖和啊”

  “行啊。弄点白菜,豆腐,羊肉。我这有好酒”

  “行啊。您什么时候来啊”

  “不着急,多咱你不忙了我就找你去”

  “行啊”

  晌午。吕奎和雅琪在饭店里吃火锅。

  “你听说了吗。”“什么啊。神经兮兮的”

  “房子又他妈的涨价了。”“不是早就涨价了吗。我是不买房子了。”

  “我想啊。我那么大了,该有个媳妇了。生个孩子”

  “你是不是看着菁菁姐姐结婚了有孩子了。眼儿热了。别急啊”

  “别逗了。你不也是吗。守着自己的姐姐”

  “我啊。不着急。来干一个。等我姐姐嫁了我就娶一个”

  “我等着你的喜酒啊。别说,这就还真好喝。地道吧”“不错”

  “贼地道!你们东北没有”

  “谁送你的”

  “一个哥们。你喝去吧。就存你这。。”

  “好嘞。”

  吃完了饭。雅琪进了自己的店。里面的客人在看一串核桃手串。

  “多少钱啊。”

  “30一串。新做出来的。不是老的。您得盘出来”

  “行。不错。我要了” “行!给您包起来。您拿好了”

  “谢谢了。”“您慢走,喜欢就来”

  外面有一个人,神色慌张。雅琪走了出去。“您这干嘛呢。”

  “说你呢。嘛呢这”雅琪喊了一嗓子。那人吓一跳

  “别吱声。兄弟。我有文物”

  “那您进来,我过过眼”

  不一会,那人被雅琪轰出来了,广州珠江搬家。“闹呢你。拿个破杯子当文物,你蒙小孩儿呢。当我傻子啊。滚蛋,再不走拿张纸把你捏出去。”那人没好气的走了。

  “干嘛啊这是跟谁啊”

  “一个傻玩意,那一个破杯子当文物。街边上蒙人的主儿。到我这里来了”

  “咳!打发走就行了”

  白周路过雅琪的店。“您进来坐坐”“不了,你姐姐叫我买菜去”

  “那您慢点”

  “你姐姐在我们家呢,说是不回家吃了。你自己买点什么垫吧一下吧”

  “行吧。吃什么啊你们”“包饺子”

  “人家去包饺子了。我呢。唉。爆肚吧”

  雅琪弄点爆肚,一两酒。在店里喝着吃着。

  傍晚了,一个人也没有。夕阳落下。自己也该回家休息了。

  “今天生意好吗”

  “好什么啊。就等后海春节的时候了。伙计也没在”

  “别灰心”

  “没有。您吃好了。我买点烧饼和羊头肉。”

  “行啊。正好我在家吃了。”“说的就这个意思。爸爸妈妈来电话了吗”

  “来了。讲课呢。挺好的。叫咱们别惦记。”

  “那就行。人家老两口字多滋润啊”

  “爸爸妈妈好我就放心了。”雅琪很惦记父母。

  第二天早上。

  雅琪的店铺门口。就要过年了。街上的人很多。生意也开始忙起来。“您拿好了。下次再来啊”

  “您看点什么”

  “橄榄有什么样子的啊”

  “南工的。十八罗汉,广州众人搬家。阿福”

  “您拿那对狮子头我看看”

  “有眼力。”“多少钱”雅琪伸出五个手指头

  “好了。给您”“您那好了。慢慢的玩”

  “谢谢了”

  修兔子进来了

  “够红火的啊。”“你丫怎么来了”

  “玩玩啊”“我这不是成人用品店,一边玩去。再不走弄死你”

  “别啊。至于嘛”“看见你晦气”

  “您看好了。这对不错。包浆已经有了”

  “五十行吗。”“只要您喜欢”

  “好,给您”“找您钱。好好保养”

  今天的生意很好。

  雅琪看见修兔子从店门口拿了一对核桃。十元一对的。雅琪急忙追过去。给了一脚“孙子!手欠啊。找打吧”

  “玩玩。”“滚蛋”

  中午,雅琪锁上店门。去肖肖那准备买盒烟。

  “肖肖。给你哥拿盒烟”

  “什么烟啊哥”

  “红塔山。”

  “给你。生意怎么样啊哥”“不错。忙吧”

  “孙子,你丫没完了。你放下”

  雅琪抓住修兔子的脖领子。大家都围观。

  “偷我东西啊。是认打认罚”

  “认打怎么讲”

  “把你捆树上,哥几个一人打你一顿,打三天。”

  “认罚。”

  “行。瞧见大东北那堆煤了吗。去吧,摇煤球去吧。吕奎!看着他啊。摇煤球,不听话就打。”

  修兔子那摇煤球。直骂街。

  “你够狠”白周看了看修兔子那德行

  “您怎么又出来了。”“买点东西”

  “够你忙叨的”

  “是啊” “雅琪。电脑给你修好了。用吧”“多少钱啊”

  “什么钱不钱的。”“那也得给你啊”“五百”

  “等着,给你拿去”

  “谢谢雅琪啊。我走了”“慢点啊。别摔着”

  有人在拍照

  雅琪一看是王博

  “嘛呢你。又拍照呢。发表了吗”

  “发飙了我!”

  “不就是一个乐儿吗。当真了还。”

  “我的生命就是照相”

  “你快赶上爱好摄影的陈冠希了”

  “少贫。忙你的去”

  “雅琪。你找死呢”一看是修兔子的哥们。大头硕。

  “嘛呀你。我是找死。你让我死吗”

  “嘿。找死啊”

  “你要是死,死后海去。别死我店里。行吗。晦气”

  “你打我兄弟不说,叫他摇煤球”

  “他偷我东西。”

  说着雅琪拿出一串手串。“怎么样”

  大头硕很高兴“不错嘿”“喜欢吗”雅琪把手串放在了大头硕的手里。给他美的。

  “他偷我东西,s搬屋把熨斗都给弄丢了,大虾们给我介绍一,广州大众搬,大家打啊”一声喊。从大东北里出来好些人,把修兔子和大头硕给揍了“叫你跟我着叫板”

  “嚯。这是人啊是血豆腐啊”刘佳走过来看着大头硕和修兔子,躺在地上,鼻子直流血。

  “废话。血豆腐是方的。你瞅瞅这俩,跟丸子似的。”

  “怎么查儿啊”“偷我东西让我叫人给打了”“何必生气了。走吧喝点去”

  “走啊”

  那俩就在地上趴着。直叫唤。打的疼啊。

  “咱们这个胡同什么时候搬家啊。”“干嘛啊。不想在这住了。还是怎么了。”

  “有房子了啊。”“哪啊。”“天通苑”

  “够远。”

  两人吃饭,喝酒。一直到了晚上了。吕奎拿着点熟肉。也来喝点酒。“今天够冷的”

  “来吧,进来。”“你店里真不少啊。好玩意。贼好看。值钱吧得。”

  “没有什么好玩意。喜欢就拿”“别逗了。你不赔了啊”

  “我们北京人就是客气,尤其是买卖家儿”

  “那倒是。你说啊。说要拆迁。咋不动换呢。光说不练啊。”

  “你们都不想住在这里吗。干嘛都说要拆了啊。那么好的胡同。那么好的文化”

  “文化是文化。哥哥。北京人那么多。唉。来吧。喝酒”

  喝到后半夜了。

  雅琪有点醉意。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家,姐姐已经睡觉了。他一个人把今天的账目算计好了。一共是一千多块钱。然后放在姐姐的身边。也睡下了。

  天不亮,就起来了。

  “大早上的你干嘛啊。撒癔症啊”王博出来

  “睡不着,出来走走。”

  “怎么了。”

  “都说这个地方要拆了。我想看看”

  “唉。没影儿的事。别想太多了。这条胡同,拆不了”

  “放心吧。”

  王博说着,拿出一个小酒盅,倒上二两酒。热的。递给雅琪。“来吧。大哥。喝点酒,暖和暖和。”“多谢了。”“踏踏实实的”“呵呵。”“好好干买卖。你也不容易。你姐姐也不容易。大家有什么事情多照应这点儿”。吃了早点。雅琪去了店里。一个人泡好了茶。玩着核桃。眯着眼睛。后海的清晨很安静,一直到了八点多钟。才热闹起来。唱戏的,聊天的。锻炼身体的。

  眼看就3月份了。开春了。暖和了。

  肖肖从雅琪的门前走过去,手里拿着早点。“雅琪哥哥”“好啊。妹妹。买早点去了”“您吃点没”“吃了”

  “雅琪先生。雅琪先生”

  有人叫雅琪。肖肖走了。“您什么事儿啊”“您看看我的串”“您请进来吧”一个中年人,拿着一跳手串。沉香!“您是怎么样啊”“您收吗”“对不起,我们只卖不留东西”

  “您的沉香新点。做的旧,不行啊。”

  “您收了吧。我瞪着钱用啊”

  “那您什么价儿啊”

  “三千”雅琪一听。是个好价钱。但是柜上没有那么多的钱。他看好了东西是真的。带着中年人去了银行。取了钱。东西拿在了自己的手里。

  伙计来了。看见雅琪没在屋。就等着。

  “呦先生。您回来了。”“回来了。没事了。小三啊。你拿着这个东西去找刘掌柜的”

  “什么事情啊”

  “看看真不真”

  “是”

  小三去了刘掌柜那了。刘掌柜看见了沉香。点点头。小三拿回来给雅琪看了“好。这是十元钱。拿着玩去吧”“谢谢先生”

  雅琪把沉香收起来。装一个袋子里。 说来也巧。下午的时候,有一个客人。正好要沉香。雅琪拿出沉香手串。“您看看”“好啊”“但是新的做的旧,没有包浆”“那我也要”“多少钱啊先生”“五千”

  “贵点”“三个”

  “好给您”

  “您那好了。”

  一串手串就出去了。雅琪净赚了三千。还不错。吕奎看见三儿回来了。“三啊。来!”“吕奎哥”“把这个小肚给你掌柜的拿去,h端午节:首先祝大家,广州顺发搬家!。吃的好再来”

  “先生。吕奎哥给您的”

  “好,放呢。等等”雅琪叫住了三儿。掏出一百元钱。“不是你的。是吕奎的。我给他的”

  三儿给了吕奎钱,自己回家了。

  “雅琪啊。在吗”

  “您是”“拆迁的”“干嘛啊。想扒了我的房子啊”

  “大哥不是。政府说的要拆迁的。不是我们说的”

  “知道了。滚蛋吧”“别骂人啊”

  “那么好的胡同,叫你们都他妈的毁了”

  “什么人啊。”拆迁的人骂着走了。

  “雅琪少爷。别生气”

  “什么东西早晚都是个拆。唉。现在就这样了”

  一个老头说了一句走了。

  “呦。雅琪贝勒。您这站着呢”“生气呢。别叫我贝勒爷”

  “怎么了这是”“老宅都没有了。拆迁了”“好事啊。您父亲不是西山有宅子吗”

  “我舍不得这个胡同”

  七月份了。

  店铺的墙上,写了个拆字。雅琪看着运气。

  “别运气了。哥哥。没辙啊”吕奎也很郁闷。“生意怎么样啊”“吃饭的人少了”

  肖肖的小商店搬走了。因为房子被占用了。

  “雅琪哥。我走了。去别的地方了。安顿好了给你打电话吧”

  “去吧。注意啊一个人。妹妹”

  白周和菁菁抱着孩子散步。

  “郁闷什么呢。我的贝勒爷”

  “都走了。”“没有啊。我们也舍不得这个胡同啊。这是咱的老根啊。您说是不是”“是啊”

  “别难过啊”

  “是啊。小弟。怎么住。咱们都是一条心”菁菁的话叫雅琪很感动。

  王博在拍照。“雅琪。”

  “嗯。在呢。拍拍照片吧。留个纪念。真他妈的要拆迁啊”

  “我都住了几十年了。二十多年了。早点摊子也不少日子了”

  “妈的”

  王博抱怨着。

  “雅琪啊。要拆啊。你的店里的东西。降价卖点吧”“为什么啊姐姐”

  “人家真的要拆迁了。你这东西怎么弄啊”

  “您别急啊姐。没剩多少了。这几天都能出去”

  “我准备去新家住了。你去吗”

  “我不去,什么时候搬家我什么时候去”

  “你舍不得什么啊”“舍不得我的老宅子”

  “早晚要拆啊”

  “房子没了,老根儿没了啊”

  “新观念要有了。你这是爸爸妈妈那辈分的老观念”

  “姐姐要去。我不拦着您。我找你去”

  “随你把”姐姐看着雅琪进了屋子。摇摇头。她心里明白雅琪舍不得这个家。

  夏天的后海,人很多。店里的生意很好,广州姐妹搬家

  雅琪招呼吕奎“你把大家都招呼起来,我请大家吃饭。”

  “干嘛啊。”

  “不是要搬走了吗。咱们哥几个聚聚”

  “行啊。就到我的店里去。我弄点菜和酒”“行。钱不少你的”

  “去吧”

  大家都齐全了。

  王博,吕奎,肖肖,菁菁,白周儿。刘佳。

  “不是,您今天叫我们来嘛呀。”

  “吃饭啊”

  “各位。我们在一起住了几十年了。都是老邻居了。好哥们姐们的”

  “是啊”“来大家喝一个”

  “来啊,多吃点菜”

  “雅琪啊。您有什么就说”王博看着雅琪。 “要搬走了。大家聚聚。吃顿饭”

  “唉真是啊。自打前清的时候我们家就在那住了。现在要走了。真不是滋味”白周儿感叹。

  “可不是吗。我们家也是老宅啊。”

  “除了肖肖和吕奎是外来的兄弟姐妹。我们都是老宅的”王博喝着喝着酒,眼泪下来了。

  “时代再变吗”

  “肖肖啊。你住那里啊”

  “我啊。上地”“行了。安家了就行啊”

  “你姐姐呢”菁菁问雅琪

  “去新房住了。叫来啊”雅琪给姐姐打了电话。不一会。姐姐来了

  “大伙都在啊。我也来凑个热闹啊”

  “真是都齐全了啊”

  “是啊”大家喝酒聊天吃饭。就是一宿。

  过了8月份。

  胡同里拆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了雅琪的店和大东北饭店了。

  “雅琪啊。你怎么还不搬家啊”拆迁的人催促。

  “你喊什么啊喊。你大爷的”吕奎出来骂走了。

  大东北也搬家了。

  街道上就剩下了雅琪的文玩店了。一个客人也没有。拆迁的人再三的催促。不得不搬家了。

  收拾好了。车来了。

  雅琪开着车。离开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深秋了。

  房子都拆完了。

  雅琪再回来。已经变成酒吧街了。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广州兄弟搬家公司

Copyright 2011-2012 广州兄弟搬家 All Rights Reserved
搬家QQ: 点击就开始搬家
广州链接: